反映祖国少年儿童题材的美术作品和新中国发展有着天然的联系,这些作品总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呈现出多姿多彩的样式,这正是少年儿童们在新中国茁壮成长的映照。

儿童题材在新中国美术创作中占有重要位置。以儿童为主题和涉儿童的美术作品不仅在数量上,在艺术水准上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歌颂祖国的春天  看“花朵”们的幸福生活

在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儿童主题和涉儿童主题作品主要围绕三个内容:一是为新中国建设奠基和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二是歌颂劳动之美和社会主义新生活;三是写生、速写等习作。

一批杰出的人物画家参与到儿童主题作品的创作中,其中不仅有成名的徐悲鸿、蒋兆和、叶浅予、丰子恺、来楚生、程十发等中坚艺术家,还有一部分崭露头角的青年艺术家,如方增先、周昌谷等。这一时期,第一个内容方面的作品主要是涉儿童作品,有些作品儿童形象并不一定是主要塑造对象,儿童形象的塑造要符合画面整体要求,如1952年蒋兆和国画《给爷爷读报》表现得是新中国少年儿童的幸福生活:能上学、有文化、会读书看报,还能帮助老人了解天下大事。1956年程十发《歌唱祖国的春天》表现的是在桃花盛开的春天,工农兵老老少少在一起享受和平幸福的生活,其中儿童象征着祖国的明天,是这个幸福大家庭的一部分。1956年李平凡版画《和平笛声响遍全国》通过母子吹奏和平鸽笛哨,象征着妇女儿童呼唤和平、珍爱生活的心愿。1965年赵望云国画《桑山行组画之六》、1966年丰子恺国画《植树》,都把儿童作为社会主义新生活大家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来表现。

蒋兆和 国画《给爷爷读报》

程十发 国画《歌唱祖国的春天》  

丰子恺  国画 《植树》

最具有培养儿童作为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的主题作品是:1962年刘文西国画《祖孙四代》,作品以祖孙四代劳动者的形象讴歌劳动光荣、劳动人民代代传。这幅作品也是刘文西从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到陕北黄土高原探索黄土画派的早期代表作。刘文西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成名于西安美术学院,他的作品也完成了从浙派水墨含蓄之气到黄土高原硬朗明快的风格转变。

刘文西  国画《祖孙四代》

从艺术上来说,这一时期艺术上有突破、最具有代表性的是第二方面的内容:歌颂社会主义新生活和劳动之美、表现新中国儿童天真烂漫幸福的天性。1954年周昌谷的国画作品《两只羊羔》,表现的是一个少数民族小姑娘凝望着心爱小羊羔的场景,画面充满着对新生羊羔的幸福和喜悦之情。此外,1959年吴凡版画《蒲公英》堪称版画经典,画面描绘的是一个小女孩在阳光草地上吹着蒲公英,作品以儿童的新生和蒲公英飞播的孕育创造了一个经典美术形象。

周昌谷 国画 《两只羊羔》

吴凡 版画 《蒲公英》

春风已苏醒  儿童题材作品在新时代的新探索

改革开放是时代的里程碑,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和世界,也影响了每个人的灵魂,这在美术作品中同样有强烈的反映,这时的儿童题材作品开始了在新时代生活背景下的新探索。

1972年卢沉国画《赵青小像》、1973年程十发国画《花》、1974年靳尚谊油画《史小音》、1976年靳尚谊油画《小学生》等作品都表现出了探索的意味。

20世纪70年代,程十发的人物画探索形成了新的程式,采取变形手法提炼了大头小身子的新程式,发挥中国画的写意笔法,不再拘泥于人物的一般造型,使画面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意趣,童真淳朴、烂漫多姿、富有表现力。这种探索其实从20世纪60年代就开始了,到70年代日臻成熟。程十发1973年的《花》、1975年的《秋光呈瑞》都体现了这种探索的过程。

程十发 国画 《秋光呈瑞》

如果说1978年黄鹂年画《一孩最好》只是一般的宣传画宣传当年实行的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的政策,那么1979年王有政国画《悄悄话》则是一幅名作。画面上一个下学回家的小娃娃正在亲近爷爷说悄悄话,老爷爷停下手中编织的箩筐喜滋滋地听着小孙女告诉好消息,小孙女身后的小学录取通知书已经暴露了“悄悄话”的内容。爷孙俩发自内心的喜悦强烈地感染着每一位观众。

王有政 国画《悄悄话》

1981年何多苓油画《春风已经苏醒》,描绘了一位在草原上略带忧郁的小姑娘,她含羞地面对草原新绿、和风微微。作品让人联想起美国画家安德鲁·怀斯的名作《克里斯蒂娜的世界》,在柔弱的小姑娘心中和身体里蕴含着对未来的渴望。

何多苓 油画 《春风已经苏醒》

在改革开放初期,出现了一大批名家主创的儿童主题美术作品,这些作品呈现出前所未有的丰富面貌,进而形成了不同的个人风格。1979年黄胄速写《可爱的维族娃娃》体现了鲜明的黄胄人物画的语言特色,线条灵动,线条下淡淡的皴染使得两个维族娃愈显清纯、质感。1984年叶浅予《少女图》用他自己提炼的书写线条娴熟地刻画着舞蹈女孩,他把造型的生动与笔墨自如很好地结合起来,形成了叶氏速写范式。

具备独立审美  开掘儿童题材创作的有心人

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许多著名画家,不再局限于儿童本身的社会内涵功能,开始自觉地在儿童人物个性的塑造上下功夫,儿童美术形象具有了独立的审美功能。

从20世纪90年代到现在,在儿童题材的创作中,国画家吴山明、冯远、田黎明、唐勇力、何家英和油画家艾轩很值得关注。

20世纪90年代以来,吴山明明确了探索目标“淡宿墨”,从“淡宿墨技法”探索进而提出“淡宿墨审美”,把千年中国画墨法在创作和理论上向前推进了一步。宿墨是墨汁在经过长时间发酵后脱胶形成的,相对于鲜墨而言,宿墨古人早已发现了上千年,但一直未能有效解决系统应用与书画创作的问题。20世纪上半叶,黄宾虹先生在浓宿墨领域取得了突破,形成了特有的“深厚华滋”的笔墨审美效果。吴山明先生专攻淡宿墨,墨线会自然形成两边浓中间淡的色差,从而出现一种自然的光感,每每在行笔中出现古人所说的难得的“折叉股”“屋漏痕”等笔墨效果。本来这些笔墨效果每位从事书画创作的人都会偶遇,但吴山明抓住了,并数十年如一日地研究,不断把技法系统完善,最后形成了透亮、蓬勃、富有诗意的新的笔墨审美境界。吴山明在一系列儿童主题创作中,就成功地运用了淡宿墨法,如作品:2000年国画《广场的风之一》(局部)、2007年国画《姐弟》、2007年国画《初阳》、2011年国画《草原小妹》、2014年国画《丫头》等。

吴山明 国画《广场的风之一》(局部)

把儿童主题创作推向鸿篇巨制是冯远近20多年来的贡献。新中国以来的儿童主题创作,多为小品,长达数米的巨制还不多。1994年冯远《我要读书》是200cm×80cm的大画。这幅作品反映了当时贫困地区失学儿童的呐喊之声以及国家为改善贫困失学境遇的紧急举措,《我要读书》无疑是一幅艺术版的“扶贫宣言”。2006年,时隔12年冯远创作国画《乡童》,尺寸为180cm×480cm,在尺幅上比上一幅大一倍多,画面上的孩子已经从“我要读书”的贫困失学儿童,变为乡村学校的幸福学童。两张儿童主题创作反映和记录了国家一段艰苦而有希望的历史,艺术家也由此把自己的创作和情感、理想融入到时代洪流之中。

冯远 国画《我要读书》1994年

冯远 国画 《乡童》 2006年

田黎明和唐勇力都形成了自己的个性化笔墨语言。田黎明走的是透亮的路子,善于用明净的笔墨来营造诗意的空间,人间俗世经过田黎明笔墨的洗礼仿佛立刻照进了理想的光辉,这种纯洁的诗意和儿童主题简直是天作之合,田黎明的系列儿童主题创作让人以耳目一新,过目难忘。他传统笔墨和现代形式感的结合给人易入能深的艺术享受。田黎明2004年《夏日》、2005年《童年记忆》、2010年《童年·凉风》等作品可见一斑。

唐勇力的笔墨语言和他的老师浙派人物画开山之人顾生岳、方增先等人一样,都深受浙派水墨和敦煌壁画的影响。唐勇力更是直接借鉴了敦煌壁画那种斑驳剥蚀的古意,他塑造的儿童形象与神为邻,却又充满着邻家小儿调皮的生机。

唐勇力 国画 《敦煌之梦—童年曲

何家英以工笔画著称,但他的小写意也很棒。在他不多的儿童题材创作中,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有了儿童题材创作。与他以女性青春题材为主的工笔画创作不同的是,何家英儿童题材的小写意是泉水般的生活回声,细腻而温馨。

艾轩的油画语言质朴而深邃,他在儿童题材的创作上收获颇丰。从1993年素描《藏族小女孩》,到2006年油画名作《极远的歌声》,给人以十分深刻的印象。艾轩对青藏高原儿童富有质感的灵魂刻画,运用了纯熟地道的油画语言,那种忧郁的灰调子给人以凝重的心悸,是人性最柔软的呼唤,是生活最踏实的安详。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